第674章 唐人街神探_四合院: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
五日小说网 > 四合院: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> 第674章 唐人街神探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74章 唐人街神探

  第674章唐人街神探

  潮汕会馆的后院,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一样的庭院,也有北房和东西厢,只不过都是实木结构的二层小楼。

  院子的面积不小,足有100多平,东西厢的小楼,是刚才那些黑衣褂衫的所在之地。

  北屋的正房一楼,是一间宽敞的会客厅,全屋都是实木家具和地板,布置的非常雅致,古香古色。

  会客厅的中间,还摆着一张红木的茶台,此刻,奎爷正亲自起身帮杜蔚国斟了一杯功夫茶:

  “卫斯理老弟,事情大概就是这样,小妹如今已经失踪3天了,我发动了手头的一切力量,依然遍寻无果。”

  奎爷遇见的麻烦,说起来并不复杂,大体是这样的:

  1940年,奎爷14岁的时候,就跟着父亲来到了曼谷,他父亲出身某统,是个有手段的,心狠手辣,心思缜密。

  才短短不到十几年的时间,创立潮汕会馆,进而统一了曼谷唐人街,成了龙头老大。

  1958年,奎爷他爹旧伤发作,一命呜呼,32岁的万仲魁成了新一任的曼谷唐人街龙头。

  奎爷是个精明强干,杀伐果断的主,8年时间,龙头位置做的稳如泰山,各项买卖也是蒸蒸日上。

  至于他和雷娜的渊源,是在60年,初出茅庐的雷娜,第一次在曼谷执行任务,被对手暗算,差点一命呜呼,是奎爷救了她。

  投桃报李,所以现在奎爷还有一个额外身份,军情六处驻曼谷的联络员。

  回归正题,奎爷遇见的麻烦,是他34岁才老来得女,唯一的掌上明珠,万珠,乳名小妹的孩子丢了。

  奎爷有钱有势,呼风唤雨,可惜子嗣不旺,今年已经不惑,女人情人无数,可是小妹确实唯一独苗。

  这孩子可是奎爷的命根子,3天前的傍晚,就在唐人街的范围之内,奎爷的眼皮底下,奶妈送她回家的路上,奶妈被人打晕,而小妹却被人掳走了。

  3天以来,奎爷几乎发动了一切力量,把整个唐人街乃至半个曼谷城都翻了个底朝天。

  黑白两道,甚至连神婆,僧侣都动用了,奎爷还把他的对手仇家全都筛了一遍,依然是毫无所获。

  他手里的精锐力量,几大金刚,直到现在都还带队,在曼谷城的各处寻找小妹。

  所以奎爷的手下,刚刚才会表现的那么不堪,让狂狮这样不知深浅的憨货话事。

  听完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去脉之后,杜蔚国用修长的手指,轻轻的扣着茶台,这是他习惯性的思考动作。

  丫的,好久都没破案了,天天就是砍杀爆头,莽得一批,突然换了思维,还真是充满了新鲜感。

  “奎爷,小妹离开潮汕会馆,被奶妈带回家的路程是固定的吗?总共有多远?为什么没有安排人手看护?”

  杜蔚国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,奎爷苦笑着看了雷娜一眼,杜蔚国问的这几个问题,和雷娜几乎是如出一辙。

  刚刚他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被前院正堂,杜蔚国惹出的骚乱给打断了。

  “从我这会馆到我的住宅,路线是固定的,一共才不到500米,之所以没派保镖,是因为街面上大多都是相处几十年的老街坊。

  这满唐人街,就没人不认识我,也没人不认识小妹,卫斯理老弟,在邻居面前不要抖威风,散德行,这是家里老头子教我的规矩。”

  杜蔚国点了点头,确实如此,老派大佬们,有这个讲究,越是在外面声名显赫,叱咤风云的大人物,回家之后,在街坊四邻的面前,就越发低调谦和。

  这叫涵养!

  “奎爷,既然如此,想必小妹出事的这段路程,您肯定是已经翻了不止一遍,有没有什么疑点?”

  奎爷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,语气有些颓唐:

  “没有,这段路并不长,中间几百米还都是当街,其他路段也都是大路,人多眼杂的,根本就没法下手。

  只有一条背巷的回家捷径,但是平常吴妈小妹也绝对不会去走~”

  听到这里,杜蔚国顿时剑眉一跳,眼神一凝,抬起了手指,打断了奎爷的叙述:

  “等一下!奎爷,小妹的这个奶妈,也就是吴妈,现在在哪?”

  奎爷语气沉重:“吴妈的后脑遭受了重击,直到现在还躺在医院,没有醒过来。”

  雷娜此时皱了皱眉头,沉声问道:“奎爷,这位吴妈可信吗?”

  奎爷点了点头,语气笃定:

  “吴妈10岁就到我家里来做工了,一晃都已经做了整整40年,我小时候,就是她照顾的。

  小妹自从出生之后,就一直是吴妈带着,尽心尽力,百般呵护,比亲妈都亲。”

  大户人家里,所谓的奶妈并不一定就是喂奶的,一手带大孩子的保姆,也可以称之为奶妈。

  按照奎爷的说道,这位吴妈,在万家服务了40年,伺候了两代人,应该已经刷满的忠诚度。

  此时,杜蔚国把手里的烟头熄灭,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,站起身体:

  “奎爷,劳烦您,派个熟悉环境的人,带我去这段路上走走,还有那条背巷,也一起看看。”

  雷娜也跟着说到:“对,我也和卫斯理一起去,现场勘察是极其必要的。”

  此时,奎爷也站了起来,抱了一个拳,语气诚恳:

  “多谢,多谢卫斯理老弟,斯缇纳仗义出手,此事,无论成与不成,这份人情,我万仲魁都记下了。”

  万仲魁这话看似客套,其实不然,他老于江湖,眼神毒辣,自然看得出来,杜蔚国也是一个大人物。

  从雷娜对他的态度上,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,雷娜看似随意,其实事事都是以杜蔚国马首是瞻。

  要知道,雷娜可是军情六处的东亚,南亚大区负责人,能让她俯首帖耳的,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。

  杜蔚国抱拳回礼,语气沉静,彬彬有礼:“奎爷,您言重了。”

  从潮汕会馆出来,一个机灵的小伙子,叫小钟的,领着杜蔚国和雷娜,沿着唐人街的街面走了大概300多米。

  拐到了一条之字形大路上,再走了200米左右,就是一处低调的独门独院的宅子,这里就是万仲魁的家了。

  确实和奎爷说的一样,一路之上,都是宽阔的大路,两边店铺林立,行人络绎不绝,绝对没有机会下手,必然会被人看见。

  重新退回到唐人街,这个叫小钟的马仔,又带着杜蔚国他们钻进了一条背巷。

  从这条背巷直接穿出来,就是万仲魁家门前了,可以节约至少100多米的路程,确实是一条捷径。

  这条背巷逼厌狭窄,有些地方两人并行都有些费劲,都是些民宅或者当街店铺的后门,要不就是仓库,后院。

  下午光线正足的的时候,这里边的光线依然很暗,而且也没啥人。

  从背巷之中走了出来之后,杜蔚国站在巷子口,点了一支烟,雷娜凑了过来:

  “卫斯理,你怎么看?”

  杜蔚国吐出烟气,撇了撇嘴:

  “可以肯定一点,如果是人为犯案,那么案发地点,就一定是在这个背巷之中。”

  “人为犯案?”

  雷娜咂摸了一下杜蔚国的用词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,语气游移的问道:

  “卫斯理,你,你是说,还有非人为犯案的可能性?”

  杜蔚国嗤笑一声,饶有兴致的看了雷娜一眼,压低声音,在她耳边说道:

  “当然了,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,雷娜,我之前说过的那位狐仙,如果它愿意,别说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老太太。

  就算整条街的人,都可以集体失踪,也可以集体失忆,如今它吃饱喝足,就在几百米开外的车里睡午觉呢,伱想不想见见?开开眼界?”

  一听这话,雷娜马上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,忙不迭的说道:

  “不用,不用了,还是别打扰它老人家休息了。”

  “老人家,你是在说我吗?”

  一道冷冽悦耳的女人声音,在巷口猛然响起,裕和酒楼那个负责迎客的小伙计,从暗巷之中慢慢的走了出来。

  这个倒霉的小伙计,此刻他的瞳孔呈现出妖异的暗红色,指甲也变成了暗红色。

  杜蔚国顿时头皮发麻,丫的,说曹操曹操到,他这是又被胡大姑娘上身了,这条大狐狸突然跑出来凑什么热闹啊?

  雷娜嗖的一下就靠到了杜蔚国的身侧,满眼警惕的看着这个小伙计,她可不是一般人,观察力非常敏锐,自然看出这个小伙计极度不正常。

  当然,一个大男人,嘴里却是悦耳动听的女声,无需判断,这本来就已经非常诡异了。

  杜蔚国此刻挑了挑眉头,上前两步,走到饭店小伙计的面前,低声说道:

  “胡大,你来干啥?”

  小伙计的嘴里,响起了胡大姑娘独有的魅惑声音,充满了揶揄之意:

  “卫斯理,你不是说这位小姐是港岛的大佬,需要拜码头的嘛,既然遇见了,我自然也得过来拜拜。”

  杜蔚国眼皮子直跳,心中吐槽,丫的,你特么这是拜码头吗?你这要是拆码头才对吧?

  “不用了,胡大,我和她帮着朋友处理一点事情,很快就结束,你赶紧回去继续睡觉吧。”

  “怎么?杜大,你急着赶我走,是在保护她,怕我上她的身吗?还是说,你又存了别的心思?”

  小伙计此刻非常妩媚的挑了挑眉头,眼波流转,千娇百媚,不过这样的动作,由一个小伙子做出来,杜蔚国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。

  杜蔚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:

  “胡大,你特么能别做这样的动作吗?恶心死我了,我今天确实是要办正事,你别捣乱,赶紧回去睡觉吧!”

  小伙计白了杜蔚国一眼,语气幽幽的:

  “别动不动的,什么事都往精怪和神异上扯,这事,就是人为的,人心,才是最阴暗的。”

  胡大姑娘这话阴阳怪气的,不过一听这话,杜蔚国顿时挑了挑眉头,刚想问点什么,小伙计语气慵懒的说了一句:

  “我今天就要看海,杜大,你什么时候完事?”

  丫的,居然被威胁了,看我之后这么收拾你,杜蔚国深吸一口气,压住怒火,抬手看了一眼手表,现在是下午的1点54分。

  “晚上7点,无论事情成与不成,我都会准时回来,带你去芭提雅,今天晚上9点之前,肯定能到。”

  杜蔚国声音闷闷的,小伙计眼睛转了一圈:

  “好,就这么定了,杜大,要是晚上7点你还不回来,到时候,我就陪着你一起破案~”

  说完之后,小伙计用无比诡异的暗红色眼睛深深的看了雷娜一眼,随即就委顿在地,靠着墙,鼾声如雷。

  “淦!被大狐狸给拿捏了!”

  杜蔚国不忿的把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,心气不顺,直到此刻,雷娜才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,语气结巴:

  “它,它走了?”

  “嗯,走了。”

  杜蔚国闷闷哼了一声,雷娜顿时拍了拍雄伟的胸膛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:

  “吓死我了,卫斯理,它刚才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不会已经看穿我的灵魂了吧?”

  杜蔚国皱了一下眉头,没好气的说道:

  “呵!它是狐仙,又不是上帝,还看穿灵魂?”

  雷娜心有余悸,轻声说到: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,我听见你们打算去看海,卫斯理,要不万先生的事情,你别管了,直接去吧。”

  像雷娜这样的人,干的是特勤这样的特殊工作,她的脑袋里藏着无数的秘密,和不愿回忆的场景,自然不希望被读取记忆。

  这种遭遇,恐怕是比死都要可怕,她希望离胡大姑娘远远的,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。

  杜蔚国抬手看了一眼手表,沉声说道:

  “我还有5个小时的时间,目前,我已经有了一点眉目,应该是来得及的。”

  “什么?你已经有眉目了,说出来听听!”

  一听这话,雷娜顿时就兴奋了,职业的好奇本能暂时压住了恐惧,杜蔚国此刻仿佛是神探上身了一样。

  “我们现在假定小妹失踪是人为事件,那么,这条暗巷就是案发现场,我刚才已经数过。

  这条暗巷,一共有17个的住户以及店铺的后门,现在就开始在这17家当中挨家挨户的仔细排查。

  在小妹失踪的那个时间段里,每个人的的具体动向,每个人都要找出确切的时间证据以及时间证人,有问题的筛出来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,唐人街里居然有人敢动万先生的女儿。”

  雷娜眉头紧锁,语气满是质疑,杜蔚国此刻如同福尔摩斯和柯南同时附体,手指着这条暗巷,表情坚毅,动作有力,语气铿锵。

  “没错,真相只有一个,罪犯就藏在这里!”

  雷娜低头沉吟了一下,再次抬头的时候,美目当中眼波流转,看向杜蔚国的眼神充满了崇拜:

  “灯下黑?”

  与此同时,正蜷在路虎车里打盹的大狐狸,也撇了撇嘴:

  “切!瞎猫碰上死耗子,算你运气好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wrbet.org。五日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wrbet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